今天是:
當前位置:河南22选5今天预测 > 法官呼吁:對私家偵探不妨適當放開
法官呼吁:對私家偵探不妨適當放開
作者:admin  來源:本站  發表時間:2016-4-17  點擊:2895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史洪舉 法官

    《京華時報》記者近日在北京采訪了解到,一些在地下隱秘活動的“捉奸人”,游走在法律和道德的邊緣,他們幫助婚姻中遭受背叛的一方,在這場圍城內的戰役里扳回一局。他們見證了無數個家庭分崩離析,亦深知自己所處的位置,所以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  這些所謂的“捉奸人”,就是比較流行的民間偵探或私家偵探。隨著人們之間糾紛的增多和維權意識的覺醒,私家偵探行業逐漸形成了龐大的市場。筆者認為,為滿足市場正當需求,完全有必要適度放開,特許民間偵探在相應范圍內從事有關活動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   我國最早的民間偵探機構亮相于1992年,此后,打著“調查機構”,“信息咨詢”旗號的民間偵探不斷出現。但是,他們只能打著法律擦邊球從事委托活動。這也導致了該行業亂象頻出,如采取跟蹤、恐嚇、心理施壓等方式獲取證據,使用暴力手段惡意討債等。這也是國家一直禁止民間偵探開展業務的主要原因,自從1993年公安部出臺《關于禁止開設“私人偵探所”性質的民間機構的通知》后,民間偵探行業一直處于禁區。
    其實,對于以“偷拍偷錄”方式獲得的證據,人民法院并未完全禁止,而是區別對待。根據《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》的司法解釋,以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或者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的方法取得的證據,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。這意味著,以“偷錄偷拍”方式獲得的證據如果沒有侵害他人合法權益,就可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。司法實踐中,以此方式獲得的證據被法庭所認可的案例,不在少數。
    從更深層面講,一些人之所以請求民間偵探協助調查取證,關鍵在于自己的合法權益被侵犯后,其以自身的能力和精力難以獲取相關證據。譬如,根據有關規定,夫妻中的一方出軌時,需要賠償對方,或在離婚時少分財產,但現實中,出軌一方的行事往往非常隱蔽,受害者無法獲得證據,遑論向對方索賠。民間偵探,恰恰在一定程度上補足了當事人在維權方面舉證不能的短板,而這也是對侵權者和失信者的威懾。
    因此,與其不承認民間偵探的法律地位但默認其變相地野蠻生長,不如賦予其合法身份,特許其在特定的領域開展活動,并對從業人員、準入門檻、工具使用、方式方法等施行嚴格監管。